欢迎访问:久久99re6热在线播放8-久久奇米99视频777-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淫荡的母狗

淫荡的母狗

晚上10点,我泡完澡,裸着身体坐在计算机前,打开msn,片刻之后,数个对话框陆续弹出:母狗,你好,母狗,快打开摄像头,母狗,今天想不想被操,虽然问候的语气不同,无一例外都以母狗称呼我。我微微一笑,点开其中的一个,打开视频,然后打开双腿蹲坐在椅子上,挺直上半身,手臂收在胸前。



  双手做爪状不错,我的确是一条网上的母狗,喜爱向网上的主人们展示我美丽的身体,除了我的脸,我不吝啬裸露任何私密的部位,摆出各种羞耻的姿势,所以我有很多的网上主人,不过他们大多都急色而贪婪,没有人能真正的令我臣服,我游戏与其中,不断的寻找新的有趣的主人,抛弃无聊的旧的主人。



  当然这只是我的网上生活,现实中,我的名字是沙丽,32岁,成熟美丽,拥有市中心的高级公寓,和可以令我衣食无忧的存款,这可不是靠做母狗得来的,而是我多年来在股市中积累而来的,现在,我只需要定期关注一下我的投资,财产只是一个不停增长的数字,身边当然也不乏护花使者,可这些已婚未婚的精英只让我感到乏味,乏味得宁愿和网上的主人们打情骂俏,或许我真的是很贱吧,可是我只会在网上发骚,现实生活中我还是那个高傲的沙丽。



  我对网上的主人们做了一次清理,有一个主人引起了我的主意,这个叫做峰的人已经在我的主人清单里停留了半年了,我们玩过几次文字调教,感觉很不错,但他从没有要求视频,甚至也没有要过照片,在网上,我不主动找他,他一般也就问候一下,决不纠缠,回想起来,他的文字调教倒是很让我兴奋,有一次还主动打开视频,自蔚给他看,他也没有特别的表示,还是淡淡的。



  拿他做着比较,我不知不觉地删除了其它所有的主人,望着原本热闹的清单,变成一个孤零零的名字,我不由自主地点开他的对话框;母狗:现在我只有你一个主人了峰:是吗,很快会有新的加入吧,不过还是很高兴没有被删母狗:你为什么从不要求视频,难道你只喜欢文字调教吗峰:当然不是,母狗:为什么呢峰:恩,如果你真的被我调教过就知道了,现在这是秘密。



  母狗:你不是调教过我吗



  峰:那不算,你那是在玩,只有认真地一对一,才是调教的第一步,视频不视频倒在其次母狗:哦,明白了,那我们要不要试试看呢,峰:真正的调教你吗母狗:是啊峰:我只接受一对一母狗:好的,只要你够本事,我不会找别的主人的峰:结果肯定会出乎你意料的,希望你承受得了母狗:这么自信,我喜欢就这样峰成了我唯一的主人沙丽站在浴室的镜子前,满意地看着自己被热气熏成粉色的裸体,闭上眼睛,想象是主人在审视自己的身体,不由得夹紧双腿,抵抗下体空虚湿热的感觉,她对现在的主人满意极了,一想到他就会感到荫部一阵瘙痒,沙丽很庆幸自己半年前的决定,断绝了和其它所有主人的联系。



  专心地接受峰主人的调教,虽然依然是网上的调教,但峰主人总是能够从容不迫的挑起自己的Xing欲,一个个冷静的指令引导沙丽陷入欲望的漩涡,每一次调教都令沙丽抛开一切尊严理性,疯狂的追逐那可望而不可及的高潮,直到崩溃的作出一切丑态,只为了那快感爆发的一刻。虽然沙丽已经在网上作了很久的母狗,接受过数十个主人,但这半年来峰主人在带给沙丽无尽快感的同时,也令沙丽明白自己果真如母狗般Yin贱,唯有被像狗一般的对待,才能得到真正的高潮。



  而今天,是成为峰主人母狗的半周年纪念,峰主人说要做一次特殊的调教,保证令沙丽终生难忘。



  想到这里,沙丽感到阴Di一跳跳的兴奋,不由加快调教前的准备,刚刚洗澡的时候,沙丽已经小心的剃去荫毛,现在整个身体光溜溜的,按照主人的要求,沙丽拿起不褪色的红色水笔,在左右Ru房上写上:母狗,并小心的把粉色的|丨丨乳丨丨晕和|丨丨乳丨丨头涂成深红色,看上去格外Yin糜,然后在肚脐上方写上:欠操,在肚脐下方写上:骚|丨丨穴,再在阴沪上画上一个粗大的红色箭头,一直指向阴Di的上方,最后,沙丽弯下腰,张开双腿,小心的分开两片荫唇,慢慢的把整个阴沪也涂成了深红色,涂完之后,阴沪已经湿得不行,更显得不褪色的红色艳的亮眼。



  晚上10点,沙丽准时上线,打开视频,手提电脑放在客厅的茶几上,沙丽半蹲在地板上,双腿分开到极限,挺胸收腹,双手放在胸部两侧,舌头尽量伸出,这是主人要求的母狗向主人问好的标准姿势,同时也方便主人检查母狗身上的字迹,主人接收了视频,但没有任何表示,沙丽保持着问好的姿势,时间一分分过去,腿越来越酸,口水顺着舌头不停的滴在地板上,阴沪也有粘粘的Yin水流下,先是挂在腿间,慢慢的滴到地板上,5分钟过去了,主人还是没有任何表示,沙丽又怕又累,地板上的两滩水迹也渐渐的合成了一滩。



  终于,主人传来了一句:“准备得还不错,小母狗,跪着吧”,沙丽感谢主人之后,小心的跪在了那滩水迹上,上身依然挺直,但是头低着,舌头也是伸着的。接着峰主人对沙丽作了一些犬艺训练,看着训练后沙丽红扑扑的脸,和湿得艳红的荫部,峰主人决定开始今天的特别调教:“准备好了吗,小骚狗”。



  沙丽兴奋的点头,非常期待这次的调教。“那好,把计算机搬到玄关,视频对着门,然后打开大门,四脚朝天躺在门口的踏脚垫上用黄瓜自蔚,阴沪要对着门口”,看到峰主人的命令,沙丽不由暗自庆幸自己是顶楼唯一的住户,另外一套房子还没有卖掉,虽然电梯一打开就可以看到自己家门口,但是这么晚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于是,沙丽迅速的按照主人的指令行动,几分钟之后,沙丽已经像发情的母狗一样,躺在门口的踏脚垫上,下体对着大门和电梯,双手握着一根又粗又长的黄瓜对着自己又湿又红的荫道入口处,沙丽扭头看向计算机,等待主人的一声令下,“从现在开始,用黄瓜自蔚10分钟,不论发生什么都不能停下,直到达到高潮,时间到我会提醒你的,开始插吧,母狗。”



  看了主人的命令,沙丽毫不犹豫的把黄瓜插入湿|丨丨穴中,对着随时可能打开的电梯门,沙丽变成了一头真正的发情的母狗,疯狂的抽插自己瘙痒的Yin|丨丨穴,每一丝害怕被发现的恐惧都转化成了像原子能一样的疯狂欲颠的兴奋,沙丽忘我的抽插着,嚎叫着,仿佛野地里的母畜,追求着畜类的极度快感,高潮触手可及,沙丽不顾踏脚毯的粗粝,颠狂的扭动下身,配合双手的加速抽插,突然,电梯门打开了,一片光亮中走出了一个穿着制服的年轻保安,沙丽脑中一片空白,在巨大的恐惧中,高潮不可逆转的来临了,看着向自己走近的保安,沙丽全身痉软抽搐着,双手依然不受控制的做着机械的抽插,嘴里发着不明意义的叫声,就这样,在年轻保安的注视中,沙丽又迅速迎来了第二波持续了3分钟的高潮,终于一切都过去了,沙丽瘫在踏脚垫上,满是汗水的身上写着刺目的红字,分开的双腿中,黄瓜还在随着荫道的抽搐而一颤一颤的。



  沙丽从没有享受过如此剧烈的高潮,也从没有像此刻那样无地自容,被自己大楼的保安看到如此的丑态,在他人的注视中依然停止不了对高潮的追求,甚至更为兴奋,自己一定会成为明天晚报上变态Yin女,成为整栋大楼,和社区的笑料,还有家人朋友的眼光,自己这头网上的母狗终于曝露在现实的阳光下,想到以后人人都会叫自己母狗,男女老少都会鄙视羞辱自己,沙丽的荫道又是一阵剧烈的收缩,黄瓜也剧烈的颤动起来,在一片寂静中显得十分可笑。终于,保安踢踢沙丽下体中颤动不已的黄瓜,说道:“母狗,还没爽够啊,十分钟早过了,快起来打个招呼。”



  沙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里一阵狂喜,原来自己还只是主人的母狗,秘密依然还是秘密,好象打了强心针一样,沙丽爬起来,用发软的身体,摆出母狗问好的姿势,几乎是兴奋的看着主人,主人很年轻,20出头的样子,高高的,不是十分帅,但很沉稳的样子,淡淡地看着沙丽,“把黄瓜弄出来,不许用爪子,”沙丽立刻努力蠕动荫部的肌肉,慢慢的把黄瓜挤出,“把这根黄瓜吃掉,不要浪费”沙丽看了一眼一脸严肃的主人,认命的趴下身体,屁股高高撅起,用嘴去咬地上那根粘满白色粘液和尘土的黄瓜,黄瓜滚来滚去,沙丽趴在地上跟着爬,用嘴和鼻子拱来拱去,终于,黄瓜吃完了,沙丽的脸上也沾满了灰尘,粘液和口水。



  抬头仰望主人,沙丽觉得自己是一头又脏又贱的母狗,不由得低下头伏跪在主人的脚边,虔诚的亲吻主人的黑皮鞋,屁股不停的摇晃,恨不得长出一根尾巴来讨好主人。



  “好,乖啦。”主人用鞋尖勾起沙丽的头,用温柔的眼神安抚了一下自卑不安的母狗,然后踢踢母狗屁股,示意她爬进房间。



  沙丽四肢着地,摇头摆臀的爬进客厅,主人跟在后面,看着母狗高高翘起的红艳艳的荫部,微笑着关上了大门。



  峰主人走到客厅中低头跪着的母狗身前,拿出一个早就准备好的红色狗项圈,套上母狗的脖子,然后扣上细细的链条,牵着顺服的母狗来到浴室。再次来到浴室,沙丽已然是狗的形态,被主人牵着爬进浴缸,四肢着地站好,主人先拿着水喉慢慢冲去母狗身上的灰尘,粘液和汗水,然后仔细的涂上沐浴|丨丨乳丨丨,全身上下,没有一处遗漏,脖子,Ru房,腋下,阴沪内外每一处缝隙,菊洞的每一个皱褶,都被仔细的清洗,沙丽感到主人的手在全身游弋,全身的皮肤敏感得好象要烧起来一样,当主人的手指顺着沐浴|丨丨乳丨丨轻轻的滑进沙丽的荫道清洗时,沙丽不由得娇吟一声,屁股也控制不住的迎上主人的手指,渴望更多的抚慰,却被主人毫不留情的拍了一下“老实点,不要发骚”主人抽出了手指,沙丽只觉得下面空虚到极点,却不敢再动。



  终于洗完了身体,主人抓起母狗的长发,皱着眉头道:“这个洗起来太麻烦,剪了吧”沙丽一时没反应过来,本能的点头同意,等到主人拿来剪刀,贴着头皮剪下两大把头发时,沙丽才明白主人是要剪光自己的头发,省了以后为自己洗头的麻烦,不由得挣扎起来,立刻被主人温柔的按住,主人抚摸着沙丽的背脊,安慰道,“不用担心,我会给你买很多漂亮的假发,保证母狗出门的时候还是美美的,我喜欢打扮自己的小母狗,不要闹,乖乖的让我剪,不然阴阳头就难看了。”



  沙丽看着被贴着头皮剪下的两大把头发,听着主人的安慰,终于认命的顺服了,低着头,一动不动的任由主人的剪刀在头上飞舞,一络络头发掉在浴缸里。



  剪完之后,主人又涂上泡沫,用剃刀小心的挂着沙丽的头皮,一边刮一边摸,看是不是刮干净了,沙丽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头皮是这么的敏感,被主人一刮一摸,快感好象通电一样由头皮传到全身,就在沙丽快支撑不住的时候,主人终于好了。



  主人把沙丽抱到洗脸台上,一边帮她擦干,一边让她欣赏自己的新形象。



  沙丽看着自己尼姑一样的光头,全身上下光溜溜,只有脖子上一个红色的项圈,一点自信都没有了,不知道主人会不会嫌弃,主人摸摸沙丽的光头,“好了,现在才是干净的小母狗,很可爱。”沙丽悄悄松了一口气。



  在主人洗澡的时候,沙丽被拴在茶几边的地毯上,发自内心的觉得自己是一条等待主人临幸的母狗。



  当主人穿着蓝色浴袍走出来时,沙丽兴奋的起身,伸着舌头,不停的摇着没有尾巴的屁股,主人在沙发上坐下,摸摸兴奋的母狗的光头,让她平静下来,打开电视看了起来,沙丽意识到自己是个滑稽的光头,有些不安的趴在主人的脚下,跟着主人看电视。



  看着看着,沙丽瞌睡了起来,这几个小时实在是太刺激了,剧烈的高潮,强烈的羞辱感,柳暗花明的狂喜,继而成为了一条现实中的母狗,还被迷迷糊糊的剃去了头发,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沙丽已经没有精力去思考这一切是怎么会发生的了。



  半梦半醒之间,沙丽被荫部的一阵快感惊醒,发现是主人一边看电视,一边用脚趾玩弄自己的阴Di,沙丽立刻翻了个身,四脚朝天躺着,主人看了一眼沙丽,用脚趾戳戳湿湿的荫道口,又用脚掌踩在整个阴沪上轻轻的碾,不时地扣扣阴Di,戳戳洞口,沙丽舒服得在地毯上不住的扭动,嘴里不停的哼哼,挺起阴沪迎着主人的脚趾和脚掌,过了一会儿,就在沙丽快要被主人的脚趾弄疯的时候,主人停了下来,关了电视:“好了,不要发情了,我有话要和你说。”沙丽躺在地上,四肢大开,喘着气,迷蒙的看着主人,虽然不明白主人的意图,还是规矩的低头跪好,等待主人的指示。



  “沙丽,抬头看着我”这还是主人第一次叫自己的名字,沙丽不由抬头看着主人。



  “你现在应该明白,我就是这栋大楼的保安,一年多前,我就看中了你,想把你调教成一条母狗,我侵入了你的计算机,发现你也有类似的爱好,于是就成了你网上的主人之一,我借着维修的名义进了你的房间,每个房间我都装了摄像头,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你,给你难以想象的快感,所以我成为了你唯一的网上主人,但是你一直很抗拒成为现实中的母狗,所以我就安排了今天的特别调教,因为,我想要的是一条现实中的母狗,全天候的,你的父母都在国外,没有固定的男友,不用出门上班,没有任何因素可以限制你成为一条母狗,现在你已经体会过做一条母狗的乐趣了,所以我最后一次问你,你想不想成为我全天候的母狗,我会给你无尽的快感,会照顾你,训练你,当然不乖的时候要惩罚你,放弃一切人的权利,把自己交给我来处置,如果你愿意的话,就学三声狗叫,不愿意的话,就说出来,我决不会勉强你,虽然我用了些手段,但是最终还是想要一头心甘情愿的母狗,我给你3分钟考虑。”



  听完这些,心底的自尊令沙丽想说不愿意,可是一想到说出去后,就再也没有峰主人了,又要回到过去那种在网上无聊嬉戏的日子,实在是空虚得可怕,如果接受的话,那么峰主人会每天调教自己,想到主人的调教沙丽又是一阵脚软,这几个小时实在是又刺激又爽,享受过这些实在是没法回到过去了。



  就在沙丽脑中一片混乱的时候,“时间到了,沙丽,讲出你的决定吧。”看着主人平静的目光,沙丽心中突然一阵慌乱,不想失去主人,嘴里本能的发出“汪,汪,汪”。



  听到沙丽的叫声,主人微微一笑,示意脑中还是一片混乱的沙丽躺下,继续刚刚中断的游戏,沙丽立刻被迅速涌来的快感吞没,脑筋一片空白的在主人的脚下扭动,主人大脚趾一下下的戳在荫道内最令沙丽疯狂那一点上,另一只脚则不时地拉扯着沙丽的|丨丨乳丨丨头,有些粗糙的脚掌,揉捏着Ru房,沙丽如同一条离了水的鱼,在主人的脚下,抽搐,扭动,身体随着快感不由自主地一跳一跳,嘴里声不成调,终于主人结束了不紧不慢,折磨人的速度,开始加大力度和频率,沙丽拼命抬起下体和胸部,无穷无尽的快感完全控制了她的思维,突然地,沙丽全身绷直,眼前一片迷茫,肌肉不停的抽搐,荫道紧紧地咬住主人的脚趾,下体惯性的往上挺,涌出的Yin水弄湿了主人的脚掌,几分钟后,沙丽才慢慢的放松,感到主人抽出脚趾,又是浑身一颤,此时瘫软在地上的沙丽脑中只有一个想法:“做狗真爽。”



  门口传来开锁的声音,沙丽兴奋的站起,对着正走进来的主人,吐着舌头,汪汪叫着,猛摇尾巴,拴在沙发脚上的链条被她拉的绷直。



  峰看了一眼母狗,知道她想要小便,脸上依然是淡淡的表情,放下手里的东西,解开她的链条,看着向厕所跑去,身上叮当作响的母狗,峰心里十分满意。一个月来,成为母狗的沙丽,已经习惯了只有训练,调教和嬉戏的生活,脖子上的红色项圈从戴上起就没有拿下来过,上面还加了一个金色的铃铛,自己早上出门前又在沙丽的|丨丨乳丨丨头上夹了两个同样的铃铛,手掌紧紧地包裹成拳状,脚掌从脚踝处开始包得绷直,现在的沙丽似乎生来就是用四肢奔跑,用嘴叼物的牲畜,菊洞和阴沪被一件黑色皮制的贞操带牢牢的锁住,肛拴上连着一根长长的红色尾巴,因为今天让沙丽带着红色的假发,峰喜欢他的母狗尾巴和头发的颜色一致。走进这间改造过的厕所,看到沙丽已经站在她专用的蹲坑上,翘起右腿,等待自己解开她的贞操带。



  沙丽翘着右腿,忍着强烈的尿意,不敢弄脏贞操带,记得刚开始的时候,不小心漏了些尿在贞操带上,整整一个星期主人把尿撒在自己的狗碗里,自己只能每餐用主人的尿配着饭吃。



  终于,主人轻轻解下贞操带,拍拍自己的屁股,“撒吧,记住,分三次撒,每次起码停顿10秒,我看着呐”沙丽想自己怎么敢忘呢,每次没忍住一下撒完了,或是停顿时间不够,第二天,主人就不给水喝,她渴得受不了,还要努力讨好主人一番,主人才肯撒些尿给她喝,主人的说法是,母狗都是喜欢一泡尿撒在几个地方,虽然现在客观条件不允许,但是这个母狗的基本技能是一定要掌握好的,好的母狗就要想尿就尿,想停就停,收放自如。



  这么想着,沙丽确是不敢大意,努力的控制自己的尿意,射出一阵尿液之后就立刻收缩尿道,整个小腹和荫部肌肉都跟着绷紧,确定没有尿滴之后,默数15,然后再慢慢放松尿道,射出尿液,如此到了第三次,由于沙丽的长期刻意控制,尽管尿液还有小半来不及排出,尿道却是一阵本能的收缩,依然不敢尽情排尿,沙丽不敢撒第4次,只得收回尿意,抖一抖下体,虽然没毛的下体抖不下什么尿滴,但是主人说狗撒完尿一定要抖几下,这个也是本能,所以一定要做。撒完之后,沙丽依然翘着右腿,微微把头探到前面墙上的红黄绿3个按钮前,伸出舌头,用力顶红色的按钮,蹲坑内向上喷出一股温水,冲在沙丽的荫部,然后,沙丽又用力顶黄|色的按钮,一股热风迅速的把沙丽的荫部吹干,最后,沙丽顶下绿色按钮,蹲坑被冲干净了。



  沙丽放下腿,跑到倚在门边的主人身前,亲热地用头蹭着主人的身体,舔舔主人的手,尾巴在身后甩来甩去。



  “好了,乖啦”峰俯下身,摸摸叮当作响的小母狗,一边用贞操带锁住小母狗的下体。



  “我去煮饭了,你自己去客厅玩骨头吧”母狗汪汪了两声表示答应,跑向了客厅,看着奔跑中的母狗,高高翘起的屁股一扭一扭,红尾巴跟着一晃一晃,隐约可见丰满的Ru房挂着金铃,优美的颤动着。



  峰满意地笑了笑,心里又开始盘算起来了。



  现在是饭后娱乐时间,主人靠在沙发上看电视,沙丽趴在主人的脚边舔着主人的脚,几乎是虔诚的舔着每根脚指,脚指间的缝隙也认真的舔干净,有时候主人恶作剧的把几个脚指深深的伸进沙丽的口中搅动,甚至用脚指夹住沙丽的舌头拉扯,直到沙丽口水流了一地,沙丽满足于这种和主人间的亲密嬉戏,这一个月来,主人在调教中看尽了自己的一切丑态,却从没有一个轻视的眼神,沙丽觉得自己再也找不到一个可以如此包容自己的主人了。



  但是,让沙丽不安的是,主人从没有干过自己,最多只是允许自己为他Kou交,还是因为自己表现良好的奖励,虽然每次在主人调教中的高潮都是那么强烈,可是高潮过后,主人冷静的表情总是令沙丽不安,沙丽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一个真正的棒棒,应该说,是主人的棒棒,那么骄傲,仿佛不屑临幸贱奴的帝王,她觉得自己愿意付出一切,只要主人的棒棒愿意屈尊插入自己的贱|丨丨穴,那将是怎样的快感啊,光是想想,沙丽已经感到下体一热瘙痒不已,Yin液不受控制的涌出。



  峰低下头看一眼喘息着吞吐着自己大脚指的母狗,看来是发骚了,居然夹着双腿徒劳的磨蹭着被锁的荫部。峰得意于自己挑选母狗的眼光,这个32岁高傲美丽的女人,一个月来不需依靠药物和器具刺激,时刻保持着发情的状态,自己甚至还没有干过她,虽然知道她想自己的棒棒快想疯了,但是她还得等,保持这种渴望,一步一步的接受调教,直到她成为自己想要的那种母狗。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琴姨好骚 下一篇:被奉献的母畜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